匠人匠心——南京理工大学传统手工艺调查暑期社会实践团队赴广州开展调查访问新闻稿

文章来源:理学院 作者:郑志康、廖磊、郑志康 发布时间:2017-08-27 责任编辑:周世峰 浏览次数:29

2017820-22日,南京理工大学理学院传统手工艺暑期社会实践团队赴广东广州开展传统手工艺调查访问主义实践活动。

时光,炼就匠心。人的一辈子总会有些执念,不曾忘却,不曾消失,就算日子再久远,我们也愿意去听从心里的呼唤,以坚定的信念,坚守着初心。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是为了一件事。而传统艺术的手艺人,常常一做就是一辈子。

作为传统文化的一支,手工艺历来是由政府主导进行立项保护的。20173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开始部署促进中国传统工艺的传承与振兴。

在保护传统工艺方面,官方通行的做法是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虽然在政府角度给予了一定的关注,并可能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但无法从根本上改善手工艺以及传承人的自身境况。基于“了解当今社会环境下广州传统手工艺的现状”的目的,我们对广州的部分传统手工艺进行了调查。

传承着的古老手工艺,是历史文化遗产,更是流淌在广州这座城血液里的温度。广州现今仍保留着众多优秀的传统手工艺(砖雕、玉雕、西关打铜、醒狮扎作、檀香扇、木雕、榄雕、灰塑、红木宫灯、广州萧笛、广州戏服、广州家具、广绣、信宜竹编等),限于时间原因,我们仅对醒狮扎作以及广绣进行了观摩与调查(现状较为良好的手工艺已经不多了)。

一、一心只做醒狮事,不问人间几月天——先声工艺扎作店

Part1.一家三代,扎作手艺

广州市越秀区大新路151号,先声工艺扎作店。这间店铺的主人是现年50岁的吴锦汉师傅(和他的姐姐吴红缨)。实际上,这家店在解放前就已经存在了(大新路在二十多年前曾是醒狮店的主要聚集地,而现今仍在维持经营的店仅此一家)。
   早在清末,吴家就开始从事扎作业,吴师傅是第五代传人。吴师傅的父亲吴玉麒,是上世纪中叶广州著名的扎作艺人,曾任广州工艺厂的厂长。旧广州图书馆楼顶的那五支大火炬,就是出自吴玉麟之手。

作为吴氏扎作手艺的传人,吴红缨八姐弟均跟随父亲学过扎作技术,其中弟弟吴锦汉完全继承了父亲的衣钵,继续经营家族传下来的“先声扎作店”,现在店里由吴红缨和吴师傅主理。

在和吴红缨阿姨交谈中曾问到是不是每个学徒都有师傅指导的问题。她笑着回答道,那时候画一个狮头3块钱,一个月也就能画那么十个八个,大家忙着计件,哪有师傅有时间指点,也只能靠自己去“偷师”。即使问问题,也不会有师傅特别耐心地手把手教,全靠一个“悟”字(幸而吴红缨阿姨在进入工艺厂前就已经掌握了醒狮制作的基本技能)。

一个醒狮头的制作,有“扎、扑(贴上砂纸)、写(彩绘上色)、装(配上各种配饰)”四个步骤,吴红缨阿姨和吴师傅都曾在工艺厂里都干过,一整套的扎作流程没有人特意、系统地教过,唯有靠自己的观察和学习以及多做多练才能掌握。

  Part2.“我们不止是做醒狮的”(注:这句话引用自几年前媒体对吴氏姐弟的采访报道)
   在与吴红缨阿姨的谈话中使用了“匠人”一词,吴红缨阿姨感叹自己还未担当得起这个称呼。在她眼里,真正的匠人,是父亲那一辈的老手艺人。

阿姨说,自己和弟弟虽然继承了父亲的手艺,但在造诣上还未及父亲的六七成。父亲对扎作手艺的钻研和热爱,至今一直深深地影响着她。
   就像缝狮被这件“小事”,现在很多工坊为了省时省力,都直接买布料印花边就算了,但是阿姨依然坚持用缝纫机,把珠绳一条一条地缝上去。
   这项工作费神又费眼力,稍不留神就会伤手。但是吴红缨阿姨觉得,是不是用心做的,手工是不是够好,客人一用就知道,绝对不能在细节上砸招牌,所以一直坚持要用缝纫机缝狮被。
   缨姐反复跟我们强调,现在大家普遍对他们有误解,以为扎醒狮的就只能扎醒狮头,但其实这一行应该叫“扎作”,不光光是做醒狮头那么简单。

扎作是非常灵活的手艺,只是因为市场一直对“狮头”的需求比较旺,才让大家误以为扎作就是扎狮头。

你看啊,我们真的不是扎狮头那么简单的啊。”吴红缨阿姨指了指小店两侧的玻璃三层展架上林林总总的摆件,跟我说道。

Part3.时代变迁,手艺更新

扎作”虽然是传统的手艺,但并不意味着陈旧和一成不变。在吴氏姐弟看来,就连自家店铺起名叫“先声”,也饱含着“先声夺人”的出头之意。

能够按照客人的要求灵活定制专属的工艺品,是店主最引以为豪的事情。每个狮头的尺寸、用料、甚至样式都可能会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在扎作业里,流水线生产无法代替手工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除了按照客人的要求订做外,先声制作的醒狮头,会在眼睛的位置安装灯泡(近几年安装了LED狮眼)。

先声工艺扎作店经营了70余年,靠着祖传的好手艺名扬海外,不少华侨都慕名而来订购。早些年,吴红缨阿姨更是学会了收发电子邮件,不需要客人亲自到店,发个邮件,阿姨和吴师傅就会按照邮件的要求做好狮头,再按照邮件上的地址将狮头寄到客人手上。
   2011
年,先声也注册申请了自己的淘宝店,店铺介绍、分类、设计一应俱全。虽然订单不多,多数时候接到的也是些小物件的订单,但是会有客人从淘宝上看到店铺信息,直接到店里来买东西,这也算是在互联网时代开拓了一个新的渠道。

Part4.年轻人,最重要是有耐性

醒狮的制作虽然只有四个关键步骤,前后却总共有300多道工序,即使是像吴红缨阿姨和吴师傅这样的“熟手技工”,也需要10天左右才能完成一整只狮头的制作。
  醒狮头的制作旺淡季非常明显,通常在每年的年底订单才会多起来。所以淡季的时候,开店时间就比较自由,也不用整天呆在店里。

我现在就是半退休状态咯,能做几年是几年。扎狮头实在是在太考人精力和耐性啦。现在我的眼睛都不太好使了。”缨姐一边说,一遍推了推鼻梁上厚得转起圈来的老花镜。

吴红缨阿姨称自己现在是半退休状态,能做几年是几年。一方面是扎狮头太考验精力和耐性,另一方面是自己的眼睛不太好使。

阿姨说,由于近年来媒体陆陆续续有报道,也有过大学生跑来说要跟他们学扎作,但是问他什么时候能来学,学生就说周末两天过来。
  “
现在的年轻人哪里有这份耐性,坐下来老老实实学手艺啊,从零基础到学会整套流程,都起码要一年才能出师,哪是每个星期来两天就能学到的。”

如今吴家的第六代,都已经工作或读大学,没有人系统地学习过这份手艺,也没有人愿意继承家里的这份衣钵。
   虽然如此,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旺季时回铺子里打打下手,家中后辈还是很乐意的。

问起缨姐为什么不让儿子继承家业,阿姨也只是笑着说,现在年轻人的选择那么多,哪里还会肯老老实实守着一家铺。他们那一代人是没得选,但是现在职业选择那么自由,有兴趣,就让他们去闯闯咯。

临走前,逸欣有些伤感地问吴红缨阿姨:“如果没有人继承了,先声是不是就要关门了?不觉得可惜吗?”

阿姨一听到我的问题就笑开了,她想了一会,答道:“可惜呀,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整个行业的状态就是这样。唯有自己做得多久是多久,不要让父辈的手艺在我们这一辈毁了,就好了。”

结束

其实,不管是吴红缨阿姨还是没怎么说上话的吴师傅,都很厌烦各式各样的采访报道——引发的围观关注是多了,却并没有起到什么实际的作用。这对他们这些奉献了一辈子在这一行里的老手艺人来说,多少有些亵渎吧!

说是调查,实际只是我们两个与吴红缨阿姨的闲聊罢了。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多少了解到了吴氏姐弟对于这门传统工艺的心意。感于他们的“匠心”,世俗的打扰,更像是一种伤害。可以的话,我真切地希望外界的无关人员不要再去打搅他们了。